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药企不必再“挤”医院独木桥!两部门发文大开“双通道”

2021-05-11 15:41:38      点击:
         国家医保局会同卫生健康委出台了《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的指导意见》。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司长黄华波、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处副处长王怡波、徐州市医保局副局长黄广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昊等人出席发布会。
 
  “双通道”是指通过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两个渠道,满足谈判药品供应保障、临床使用等方面的合理需求,并同步纳入医保支付的机制。
 
  《指导意见》共分七部分,分别从分类管理、遴选药店、规范使用、完善支付政策、优化经办管理、强化监管、加强领导等方面,对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提出了要求。
 
  《指导意见》首次从国家层面,将定点零售药店纳入医保药品的供应保障范围,并实行与医疗机构统一的支付政策。《指导意见》的出台,标志着谈判药品的供应保障朝着多元化方向迈出了一步,这对于破解谈判药品“进院难”、推动医疗机构药品管理制度改革等,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表示,2018年国家医保局首次谈判以来,国家卫生健康委加速推进谈判抗癌药的落地使用,同时建立了覆盖全国1400多家医院的监测网络,来监测药品的配备和使用情况。从监测结果显示,2020年监测网医院配备谈判抗癌药的平均品种数比2019年增加了约15%。两部门联合印发了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的文件,拓宽了谈判药品的功能渠道,越来越多符合条件的零售药店将被纳入医保定点。下一步国家卫健委将重点做好两个方面工作:一是要督促医疗机构及时的按需配备,不能够以费用总控、药占比等理由来影响谈判药品的合理使用。对于临床急需的谈判药品,要在充分评估的基础上,适当简化进院流程。二是要强调临床规范合理使用。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昊对该政策进行了解读,他表示,在几次医保谈判下,医保目录已经纳入相当数量临床急需的产品,但是价格费用相对高,这些产品并不一定必然在全部医疗机构配备。本次政策的出台,将对患者、对药企、对药房、对医保自身多方产生积极影响。对患者而言,能在适宜的时间、适宜的机构、适时地拿到药品;对于药企而言,一定程度上保证谈判药品的权益,不需要“挤”医院这一根独木桥。对于药房而言,通过处方流转承接国谈药品落地,同时为患者提供药事服务,在接洽普惠性的医保和商保多元支付体制,能促进资源配置。陈昊也提醒,政策落地时下一步关键在于,多部门如何做好工作的协同,由于社会药房是基于商业化运行管理,对基金运行管理要求更高,对于患者自身自律的要求更高。
 
  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处副处长王怡波也报告了近两年四川省统一实行“双通道”管理的具体做法和成果。通过分类管理,将国谈药品中价格昂贵、用药人群特定、用药指征明确的药品纳入单行支付管理,执行特定的支付政策和经办服务,单行支付和双通道药品名单从最初的37个增加到了目前的88个。
 
  根据王怡波提供的数据,目前四川省共有单行支付药品认定机构198家,认定医师6210名,治疗机构1063家,治疗医师9018名,供药医疗机构276家,供药药企117家,供药药店143家。仅2021年3月,全省单行支付药品报销2.56万人次,占全部谈判药品总报销人次的21.85%,药品费用1.71亿元,医保支付1.09亿,占全部谈判药品总费用的79%左右。其中由药店提供的单行支付药品费用为1.33亿元,占77.69%,医疗机构提供的药品费用为0.38亿元,占22.31%。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单行支付药品医保基金支出约占了谈判药品总支出的80%,单行支付药品供药结算服务约80%是通过药店提供的。
 
  据统计,2020年四川省118种谈判药品累计报销43.22万人次,累计药品总费用15.18亿元,医保报销9.54亿元,总体报销比例约为63%。
 
  徐州市医保局副局长黄广振也报告了相关成果,徐州高值药品定点医院、定点药店从2013年的2家、1家分别增加到目前的14家、11家。截止目前,共1.76万人次享受高值药品待遇,统筹基金支付5.6亿元,实际报销比例为71.8%。
 
  01 地方已先行
 
  这一政策的发布早有迹象。
 
  2021年3月10日~12日,国家医保局赴四川省调研。调研组认为四川创新开展谈判药分类管理,明确要求确保患者用得上药、能报销,符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发〔2020〕5号)关于“探索医疗服务与药品分开支付”的要求。并充分肯定的四条之一便是定点药店、定点治疗医疗机构的“双通道”供药结算制度。
 
  其实早在四年前,四川省就开始了对医保“双通道”的探索。“2017年,在执行36种国家谈判药品时,不断有参保人反映在医院买不到药,用药难成了群众的痛点堵点。”王怡波在调研时发现。
 
  经过地方两年多的探索,2019年8月2日,四川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完善国家谈判药品和部分高值药品支付管理有关政策的通知》,将2017年36个国家谈判药品中的20个药品、2018年国家谈判的17个抗癌药共37个药品纳入单行支付管理。单行支付药品和埃克替尼等7个高值药品从“四定”扩大至“五定管理”。(即要求适度扩大认定机构、治疗机构、责任医师、供药机构的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四川省首次提出实行“双通道”供药报销制度,即单行支付药品、7个高值药品(包括埃克替尼、吉非替尼、伊马替尼等)可同时在医药公司(或定点药店)和定点医疗机构供药报销。
 
  随后,在每一次医保谈判新增药品后,四川省医保部门均会下发调整单行支付药品和高值药品,实行双通道供药保障的通知。2020年是58个单行支付药品,18个高值药品;2021年扩大至88个单行支付药品和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等18个高值药品。经过两年多发展,供药药店也从零星的一两家逐步扩大至去年的9家,到今年增加至40家,现在全省供药药店达到143家。
 
  有专业人士此前评价此模式时表示,“双通道”供药在理论上意味着纳入单行支付药品和高值药品的产品将直接进入医院药品名单,无需再通过医院药事会进院。
 
  江苏徐州的探索历史则更为久远。据徐州市医保局副局长黄广振介绍,徐州市从2013年便开始了对“双通道”的探索,“当时审核很艰难,江苏只有3个品种”。到2018年徐州才正式上线相关系统。
 
  据了解,徐州市将对国谈药品分为2类进行管理,一类是高值药品,另一类是普通乙类药品。目前,徐州市共将通用名下的56种抗肿瘤靶向药纳入专项机制保障范围,不设起付标准,先由职工、居民基金分别报销55%、50%,然后将个人自付部分纳入职工补充医疗保险和居民大病保险报销范围,个别费用昂贵的药品最高报销比例达到82%。高值药品定点医院、定点药店从2013年的2家、1家分别增加到目前的14家、11家。截止目前,共1.76万人次享受高值药品待遇,统筹基金支付5.6亿元,实际报销比例为71.8%。
 
  在四川和徐州的带动下,全国各省也紧锣密鼓地跟上了脚步。从2020年开始,包括河南省、湖南省、重庆市、内蒙古在内的多个省份先后颁布对国家医保谈判产品进行分类管理,对特定药品实施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双通道”管理。
 
  据了解目前,针对国家谈判纳入医保乙类的特药品种,大部分地方实行的都是“三定”管理机制和“双通道”供药模式。所谓“三定”管理机制,是指特药定点医疗机构、特药责任医师、特药定点零售药店。
 
  此外,从国家层面出台政策,鼓励医疗机构对1类新药进院开辟绿色通道,减免不必要的流程和限制;鼓励商业保险加大对于创新药品的支付力度等都是相关方面针对谈判药品放量给出的有益探索经验。
 
  02 走向共赢
 
  “国谈之后医院根本不采购”、“有个药品我们进医保2年了,但在一些地方到现在都没有进院”……医保局和卫健委正在竭力去解决这样的情况。
 
  “双通道”供药的模式不仅给患者增加了买药途径,也给了药企更多的施展空间,给创新药更多的机会。
 
  根据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近两年上市的创新药,其销售渠道主要是在DTP药房(销售占比可达90%)而非医院。相比医院在DTP药房,从药品获批上市到开出首张处方的时间已经缩短至1到2个月。
 
  而根据《第一批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新准入的部分谈判药品匹配机构》参考名单,截至2021年4月15日,19种谈判药品总共在全国3324家定点医药机构有配备,其中定点医疗机构1417家,定点零售药店1907家,占比接近六成。其中恒瑞和君实两款PD-1就进入了681家定点零售药店,尤其像君实生物这样的创新药企,准入药店比例超过8成。有分析称,创新药企商业化能力并不如传统药企,只能先从药店突破。
 
  所以,政策发布后在全国各地正式展开,有了医保的加持后,无疑会刺激创新药的销售。
 
  政策出台后,所有符合规范的零售药店都将迎来大利好,但最快能“吃”到红利的莫过于DTP药房们。有药店专家在2021年开年便做了一个预判:“DTP药房的网点数量大大增加,各种项目如商保慈善公益科研、双通道定点等大大增加,DTP药房逐渐进入专业化药房时代。”
 
  如今,这一预判正在迎来变现。四川实行“双通道”供药两年来,定点药店从个位数变成140多家,增速难以想象的快。
 
  不过现在准入的药店多为国营典型商业公司,还有很大增长空间。根据2020年西普会发布的DTP药房名单,其中包括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上海医药、柳州医药、浙江英特、湖南达嘉维康和南京医药7家典型商业公司旗下的特药药房数量就已经超过825家,如果计入国药间接控股的特药药房,将超过1000家,再加上四大上市连锁药房160多家,再加上科技公司旗下思派、零氪和妙手医生旗下特药药房160多家,再加上一些零碎的汇总起来估计超过1500家,全国销售额预计200亿元左右。这仅是相当小的一部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