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我的滑板鞋”原唱庞麦郎因精神分裂入院 | 从心理智询分析评估精神障碍疾病患者

2021-03-23 14:41:13      点击:


2014年,庞麦郎因一曲《我的滑板鞋》火遍全国,这首带有方言的歌曲,以独特的曲调风靡全网。当时有人说他是不出世的天才,也有人说他是来搞笑的。就在十天前,庞麦郎经纪人表示,庞麦郎因患精神分裂症,已经被强制送医。大众对精神分裂症的认知其实有些误解,因为在生活和治疗过程当中,精神分裂症患者往往会说出、作出一些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话语及行为,使人产生强烈的异类感。今天我们就想就和大家来聊一聊「精神分裂症」。

何为精神分裂?

听到“分裂”两个字,大家很容联想到分裂的人格。诚然,人格分裂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概念,由于这类精神疾病戏剧性非常强,所以从电影到小说,再到电视剧,都常常选择这个题材展开创作。

但是,精神分裂症却和分裂的人格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需要分清楚两个概念,一是“多重人格障碍”,二是“精神分裂症”

首先,对于“多重人格障碍”而言更为专业的表达是“分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在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对这种障碍的核心症状描述如下(张道龙,2014):存在两个或更多的以截然不同的人格状态为特征的身份瓦解,这可能在某些文化中被描述为一种被(超自然的力量)占有的经验。身份的瓦解涉及明显的自我感和自我控制感的中断。伴随与情感、行为、意识、记忆、感知、认知和/或感觉运动功能相关的改变。这其实就是我们在《致命ID》等电影中看到的充满神秘色彩的多重人格。

「精神分裂症」又是什么呢?

精神分裂症属于精神病的范畴,是所有精神疾病中最严重的一类。

正常人具有以一种适应的方式对环境刺激进行感知、体验并做出恰当反应的能力,而精神病患者的这种“与现实接触”的能力受到了损害,以致其社会功能严重受损(钱铭怡,2006)。这样的病人通常无法照顾自己。在精神分裂症这里,“分裂”是指人的主观感觉,思维,意志,情感,行为等心理功能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分离与不一致,而非指任何器质性的分裂样病变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发病率、患病率、致残率都很高的疾病,发病率平均为0.24‰(钱铭怡,2006)。

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与“多重人格”是非常不一样的,它的主要症状包括思维联想散漫、妄想、异己体验、幻听、情感淡漠、紧张症等

具体来说,他们会言语紊乱,思维奔逸,有各种妄想(比如被害妄想等),也会幻听,听见别人在议论自己,命令自己等等,甚至有时会产生视幻觉(钱铭怡,2006)。

所以,精神分裂症虽然严重,但是患者并没有“分裂”成很多人格

当咨询师遇到精神障碍疾病

作为心理咨询师,需要接触到不同类型的来访者,也有很大概率会遇到患有严重精神障碍疾病的来访者。在一般情况下,咨询师们都需要对来访者的精神状况进行评估,再决定该使用何种治疗方式,或是在与来访者商讨后妥善进行转介或转诊。在这里,我们想与大家分享John Sommers-Flanagan和Rita Sommers-Flanagan在《心理咨询面谈技术》(Clinical Interviewing, Fourth Edition)一书中提到的一般精神状况检查方法(Sommers-Flanagan, Sommers-Flanagan, Chen, Jiang, & Huang, 2018),希望可以通过这9个要点来帮助大家更好地把握来访者的精神状况,制定治疗计划。

 1. 外表 

对外表的观察主要针对身体的特征和人口统计学信息,可能包括:衣着、面部表情、瞳孔是否扩张、妆容、身高、体重、可能的营养状况等等。

观察的要点不仅仅是直观的外表信息,还应该观察来访者的身体反应和与咨询师的互动

通过观察来访者的外表,咨询师可能有机会得知对方的精神状况,比如瞳孔扩张可能与药物成瘾问题相关、外表比实际年龄显得老可能是由于物质滥用或重性抑郁问题等等。

 2. 行为/精神性运动活动 

咨询师需要观察来访者的躯体运动,同时包括特定的躯体运动和过度/有限制的身体运动,如目光接触、面部扭曲、过度的眼动(扫视)、古怪或重复的手势和姿态等等。

过度的躯体运动可能与焦虑、药物反应或双相障碍中的躁狂相有关,而运动的减少则可能与脑器质性官能障碍、紧张性精神分裂症或药物诱发性木僵有关。

 3. 对咨询师的态度 

来访者在与咨询师的关系中如何行事与反应,也是咨询师需要观察的要点。

来访者对咨询师提问的响应度、是否存在延迟反应、反应言语是直接还是模糊等表现,都可以帮助咨询师了解来访者对自己的态度

在这里,咨询师需要倾听自己的情绪反应,并以自己对来访者行为的诚实反应作为线索进行观察

 4. 情感和心境 

对来访者情感的观察,是咨询师对来访者此时此刻情绪色彩的把握,通常包括情感的内容与类型(如愤怒、悲伤、高兴等等)、变化范围和持续时间(如来访者表现出的情感贫乏可能与精神分裂症、重症抑郁等问题相关)、适当性(通过来访者言语内容和生活环境背景来判断)和深度与强度(可通过观察来访者的语调、面部表情、身体姿势等表现来判断)。对来访者心境的观察,则是基于来访者内心的主观、持久的自我报告来进行观察的。

咨询师应该通过简单的、非引导式的、开放式的问题直接进行评估,如询问来访者“你最近感觉怎样?”

比较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情感评估和来访者的心境自我报告是十分重要的

 5. 言语和思维 

通过观察来访者的言语,咨询师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对来访者的思维进行评估。对言语的观察主要包括:速度、音量和力度。特殊的言语特征和言语问题,如口齿不清、特殊口音、节奏失调、口吃等,也应该被记录下来。对来访者思维的评估通常包括对思维过程(即来访者如何进行思考)和思维内容(即来访者思考的内容)的观察其中,妄想、强迫观念、自杀或伤人想法或计划、特定的恐怖等思维应得到咨询师的重点关注。

 6. 知觉障碍 

知觉障碍主要表现为幻觉和错觉。在处理知觉障碍时,咨询师应注意确定这类体验通常在何种情境下发生,如果只是发生在来访者睡眠的某一阶段,那么就与诊断关系不大。常见的知觉障碍包括:视觉和触觉的幻觉往往预示了某些器质性的状态,可能与脑损伤或脑病变有关;来访者触摸不存在的人或物体、撕咬自己的衣服和皮肤则可能与急性谵妄发作有关等等。

 7. 定向力和意识 

对来访者是否有定向力的判断包括对来访者是否有基本认知功能的观察,通常会用以下三个简单的问题来进行评估:“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哪里?”今天是几号?”咨询师不仅需要注意回答的正确与否,还要留意来访者是否回避或拒绝回答问题,两种情况的出现都可能说明来访者丧失了定向能力。可能的原因包括:药物中毒、近期脑外伤和痴呆等。

 8. 记忆和智力 

咨询师可以通过提问的方式对来访者的记忆情况进行评估,常见的方式包括检验远期记忆的个人历史回顾和检验即时记忆的”从100开始连续减7“任务等等。对来访者的智力评估,则可以通过来访者受教育程度、观察来访者语言的理解和使用,以及判断知识储备的问题来判断有研究表明,词汇量是智商唯一的最为准确的预测因子(Sommers-Flanagan, Sommers-Flanagan, Chen, Jiang, & Huang, 2018)。

 9. 可信度、判断力和自知力 

可信度是指来访者的可靠性和诚信度。如果咨询师怀疑来访者的可信度,在十分必要时,可以与其家人、雇主或其他与来访者相关的人进行沟通来确认来访者的可信度。咨询师可以通过探索其活动、人际关系和职业选择来评估来访者的判断力。值得注意的是,判断力程度常与来访者的年龄有关,处于青少年时期的来访者通常判断能力不太强。自知力则指来访者对于自身问题的理解。在精神状况检查接近结尾时,帮助来访者思考引起自身症状的原因是很有意义的,同时也可以作为判断来访者自知力的线索之一。自知力较差的来访者会在面对咨询师的解释时表现出防御性。


要注意的是,咨询师应充分考虑到来访者的多元文化背景,不排除以上行为中存在的特定文化信念、习俗、宗教信仰等影响因素。

在中国,人们对于精神障碍疾病或许仍然存在很多误解。更多没有被发现的患者,也许正在某处苦苦挣扎。作为精神行业的从业者,我们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让曾经对于精神和心理问题的“不敢问、不敢说、不敢谈论”变成“勇敢关心、勇敢谈论、勇敢治疗”;让曾经歧视的眼神,都变成温暖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