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全网群嘲的“网抑云”怎么了?

2020-08-04 17:42:39      点击:


现在的互联网话题的更新速度,已经达到一天不上网就随时随地被抛弃的程度了,近日,不少人都被铺天盖地的“网抑云”梗搞得一头雾水.。

尽量你单单从“网抑云”这个读音,就知道出自何处。

但是大概很多人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全网嘲讽起网易云来了,现在无论是在微博、抖音、还是B站,都能看到一大堆打着“网抑云”标签的视频,播放量也都无一例如很可观。这些反“网抑云”的调侃视频,通常是利用动画配音的形式,来反讽“网抑云”的现象。


一、网易云是怎么脱颖而出火起来的呢?

2013年4月23日,网易云音乐推出市场,主打专注于发现与分享的音乐产品功能,依托专业音乐人、DJ、好友推荐及社交功能,为用户打造全新的音乐生活。

网易云音乐选择差异化路线,通过优质的歌单、评论区、Mlog等内容强化用户UGC社交属性,打造高质量的移动音乐社区,为用户营造社交共鸣与心理依赖感。

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歌曲评论区,也是网易云能火起来的最大的原因之一。

在那里,每个用户不只是被当作收听者在对待,而是一个个的乐评人。以至于后来很多人安装网易云音乐的初衷,甚至就是为了看评论区或者写歌曲评论。

很多的网易云音乐用户,倾向于把自己内心的想法留在评论中,让更多喜欢这首歌曲的人看到,分享自己的想法,和同样喜欢这首歌的人找到共鸣。早年的评论区还没有那么多复制粘贴,也没有类似于 “听这首歌的人一定很孤独吧” 的流水线评论,有很多都是简单朴素的赞美或者含蓄地分享着自己与这首歌的感情。

由于当时网易云音乐的”小资、清新、感性“的小众出身,以及它所推崇的小众音乐。很多人都有着可以轻易获得共鸣的“人群中的孤独感”,当在庞大的曲库里,找到一首恰到好处地表达出了这份感受的歌曲,写出来的东西就难免“矫情”,但在那种语境里,写的人和看的人都不会觉得矫情,反而增添感同身受引发共鸣感。

二、那么,为什么网易云为什么会变成“网抑云”呢

随着使用网易云的人数越来越多,加入社区的人成倍增长。有一些人发现,发表一些伤感抑郁的评论会获得大量的点赞或热评,所以不惜开始编造大量的虚假评论复制粘贴。

“人均抑郁症”的网易云因评论区中存在大量抑郁情绪发言而迅速传播开。丧文化流行,不少人想吸引关注,假装一个抑郁的人设来博得关心,然后复制粘贴一些很丧的文字,结果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沦为丧文化的集聚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网易云音乐成了深夜哲学家的“伤痛文学素材库”。深夜十二点,更被戏称为 ”网抑云时间“。大量悲春伤秋的评论下,丧文化都有了模版。评论留言区常用关键词有:失恋、考研、大海、孤独、抑郁症……。

网抑云经典评论摘录: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有的人8岁就死了,80岁才埋。

我今年才15岁,可是我已经重度抑郁症25年了。

妈妈在我出生前就走了,现实里没有一个人理我。

人间真好,下辈子不来了......




三、全网嘲讽 “网抑云” 现象分析

当听歌的人打开app,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想看看大家是怎么评论时,却发现评论区一边倒地都在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这种情绪传染给听歌的人,他们也会感觉不舒服。特别是一些明显煸情做作虚假的语录,引发了大众的反感。

B站首先掀起反“网抑云”浪潮,形式主要以二次元动画配音,配音的内容多是“网抑云”们评论的反向梗。这股反“网抑云”风潮迅速传播全网,变成人人喊打的现象蔓延开了!其中最经典的引用就是改编 “网抑云”们的评论。最经典的莫过于“生不出人,我很抱歉”这样讽刺和笑点兼具的手段。在B站,用理性的话术来揭穿“网抑云”评论的不合理性。

四、网易云官方回应 “网抑云” 对策

针对“网抑云”现象,昨日8月3日,网易云音乐发声回应,称已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邀请心理专家、万名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万名乐评达人组成云村乐评团发起乐评征集大赛;同时升级《云村公约》治理虚假编造内容,规范乐评礼仪,为真正有需要的用户提供专业帮助。


五、“网抑云” 浪潮引发的思考

“网抑云” 梗随着这几天的不断推波助澜,尽管一众博主玩梗玩的欢乐,但是普通网友面对“网抑云”引发的一系列行为艺术,态度却分化成两种态度。

固然很多网友都被层出不穷的脑洞逗得哈哈大笑,甚至加入造梗行列。但也有一些人表示非常反感”网抑云“这个梗,也开始了不少的反对恶俗玩梗的声音。

不少人甚至开始都抱怨过类似的情况:无论是在朋友圈分享一首伤感情歌也好,抑或是心情不好时的感慨,都可能遭遇“到点了,网抑云时间来了!”的调侃。

其实,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化时候,你怎么确定别人是为了骗赞还是真的经历了悲伤的事情,夜深人静时听歌,本来就容易勾起一些忧伤的情绪的,想用文字抒发一下感情,结果被无情的嘲讽与打击,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经历了什么!


据人民日报报道: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很多开朗微笑的人,内心也可能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和煎熬,现代的生活压力非常大,想想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自己,连矫情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其实也会觉得有点悲哀。

当太宰治在《《二十世纪旗手》副标题引用“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时候,当我们第一次看《人间失格》的时候,或许我们会感受到太宰治的孤独与痛苦。同样的,第一个人在网易云音乐下发这条评论的时候,小编也会相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但是,当这些评论被机械地复制粘贴,也就意味着它们被互联网的洪流所玷污化,这导致了那些真正抑郁,需要社会关心,朋友关注的抑郁症患者被污名化。他们的生理痛苦和心理痛苦遭到了一种贬值!事实上,这对真正的抑郁症是非常不公平的。

相当一部分真正的抑郁症患者在现实中是得不到认可和理解的,甚至有些人连就医的机会都没有,在这个时候发出声音能得到一些认可会让自己好受很多。每有一个装抑郁症的哲学家,世界上就可能会有一个真抑郁症患者的声音被忽视;每有一个无脑玩网抑云梗的人,世界上就可能会有一个真抑郁症患者因为网络暴力而自杀。

他们已经很辛苦了,承受着心理生理的双重伤害早已遍体鳞伤,所以我真的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们成为受害者了。愿世上所有悲伤的人,都能被温柔以待。